杂物存放地
感谢各位厚爱,填坑中
免鉴定乐吹乐苏,cp杂食什么都有可能

[世邀赛] 楚云秀——落雨终有复晴时

写在前面:

关于世界邀请赛的原著向系列,这是第一篇

在大纲里每个国家队队员(还有老叶)都有一个单人的片段,就是手残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码出来

云秀姐这篇算是开头,虽然和世邀赛并没太大关系,主体内容是为了自勉……

结尾修改了一下,感觉顺畅许多。

 

入夏的江南地区总不见太阳,今年不知是因为气候变化还是厄尔尼诺现象,长江以南的洪涝尤其严重,整个世界都泛着令人烦躁的潮湿气息。雨不见晴,甚至还有要淹了整座城市的势头。电视新闻里的记者冒着暴雨叽叽喳喳地播报涝情,为空旷无人的训练室又添一重躁动不安。

楚云秀手里攥着下赛季战队规划书,下意识摩挲光洁的纸面,高跟鞋踏在走廊里的声音显得虚幻而不真实,脑内喧嚣的耳鸣和空调机嗡嗡的噪声使空气更加孤寂,恍惚间整栋楼只剩下她一个人,就像即将被海啸淹没的孤岛,无力求援。

她用中指的第二指节轻叩战队老板办公室的门,总是在广告里出现的修长手指肤色显白,却在阴郁的天空和晃眼的白炽灯下失了血色。

“进来吧。”

楚云秀下意识咬唇,推开厚重的木门。

这场只有她和老板的谈话很不顺利。十赛季的烟雨甚至没能进入季后赛,她使出浑身解数希望战队领导层能理解,舒可欣舒可怡两姐妹不能一直同时占据主力位置,烟雨团队赛的职业配置不平等对于别的战队来说是太明显的突破口,而这样的多远程配置也大大减少了战术的灵活性,对于烟雨未来的发展以及下赛季的成绩很不利。更甚者说,固定了四个主力的团队阵容甚至还会影响烟雨未来对人才的发掘……

可是在老板面前,一个战队队长又算什么呢?

“小楚啊,你说的有些杞人忧天了吧,咱们这赛季也打出过成绩嘛,”老板带笑的脸透着一股不由分说的专横,“再努力努力,我看这样是没问题的,我相信你的能力。”

楚云秀闻言皱眉,捏着计划书的手指僵硬,却是不知该说什么。

说什么都不会听的吧。

不知是怎么走出的办公室,等回过神来楚云秀已经站在烟雨办公楼大门口,望着暴雨中的苏州城,没什么表情。

本该是烟雨朦胧的江南水景,在喧嚣的暴雨中硬生生让人察出一丝末日的错觉。

她低头看雨水打出来的泡沫,在雷鸣三次之后走出大楼棚顶的遮挡。

 

“秀秀!怎么浑身都湿透了?”楚母打开家门,惊讶地发现自家女儿在这样差的天气里没有打伞。就算家离俱乐部只有几分钟的脚程,但在暴雨里走总是一会儿就能被浇个透心凉。

楚母拉着楚云秀坐在沙发上,又就近拿了条干净的毛巾让她先擦头发,这才稍微放心点似的转身进了厨房。

等她端着一碗暖身子的姜汤出来时,楚云秀正在用毛巾慢慢地擦头,眼睛不知道在盯着什么,放空大脑似地紧张不安。楚母坐到她身边,接过手里的毛巾开始一下一下地帮她认真擦干。楚云秀两只手瞬间没了事做,只好拿起放在茶几上的姜汤,一下一下地吹着。

“秀秀怎么了,这么不开心?”

楚母从来都知道,自己家的闺女不喜欢把坏情绪传达给别人,是一个十分好强,十分坚定的孩子。大概已经很多年没有压力这样大过了,她尝试着想安抚她。

“……好累啊。”

作为队长好累,要和战队协调好累,一切都好累。

“好像怎样都做不好。”

怎样说他们都不会听,怎样加强训练也达不到那样的要求,怎么努力都得不到想要的结果。

楚云秀灌下几口热辣的姜汤,咽喉里的灼烫感压制着说话的欲望,终究只是动了动嘴唇,端起碗喝个干净。感觉不到姜辣似的,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楚母接过碗放在茶几上,瓷器碰撞玻璃发出“叮”的声响,窗外的雨势仍不见缓。她轻微地叹了口气,抬起双臂温柔地抱住女儿顺了顺背。

“秀秀啊……妈妈知道你一直很要强,遇到什么困难都想自己挺过去。

“可是你要知道的,世界上总有些坎,需要花很多很多时间,很多很多精力才能跨过。

“人总是会受到挫折,总是会被现实打击,但也总是要学会跨过它们。”

楚云秀有些发愣,伸手抱紧母亲温暖的身躯,头枕在肩膀上,紧绷的身体终于放松。她闭上眼睛开始深呼吸,些许没干的碎发搭在耳前,无所防备的脖颈恢复了些许血色。安稳和疲惫如潮水般涌来,却让她觉得如此安心。

“秀秀,我和你爸一直以你为傲。我们相信你能够克服所有的障碍,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无论你想做什么,我们都会是你最坚实的后盾。

“别给自己太大压力,相信自己。”

她就这样靠着母亲的肩头,红肿着眼陷入沉睡。

 

被铃声吵醒的一瞬间她甚至有些不知身在何处的迷茫,楚云秀挣扎着从自己的床里爬起,看着床头柜上手机因为战队经理的来电又叫又震,这才算是回到了现实。

“喂?经理?”

“不好意思啊云秀,刚放假就得打扰你,有件事情想跟你商量一下。”

“没事没事,你说吧。”

“联盟准备在季后赛结束后从各个战队选人组成国家队,参加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冯主席联系我,希望你能成为国家队的一员。”

“世界邀请赛?”

“没错,具体资料和报名表我都发到你的邮箱了,去看看吧,有问题再给我打电话。”

楚云秀挂断电话,抬头间,久违的阳光从窗帘缝里钻进屋子,温暖而刺人。拉开窗帘,天仍然有乌云覆盖,太阳也不过是从云缝中努力温暖大地。

世界的舞台会是什么样子呢?她不禁开始幻想。

一定是个更加广阔,更加多元的赛场。还有象征最强的荣耀,光想想就让人心跳加速。

如果能和世界级的高手们切磋,说不定能为烟雨带来转机,自己会磨练得更加强大。

要强大到能带着烟雨走出僵局才行,她喃喃地说,手指握紧成拳。

新的战斗即将打响。

 

-END-

 

下一篇是沐橙!然而并不知道会什么时候写

这里的云秀大概和很多人的理解都有些偏差,不过基本上表达出了我对她的一部分看法

各位看官求评论呐!

评论(22)
热度(19)

© 浅叙悲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