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物存放地
感谢各位厚爱,填坑中
免鉴定乐吹乐苏,cp杂食什么都有可能

[张佳乐中心] 十年 Side A

写在前面:

又是粮食向又是段子,啊好歹不是一发完结了还蛮欣慰的

OOC有,写得比较快有bug请指出。

 

Side A

八岁的张佳乐睁开眼的瞬间就意识到自己是在梦里,一个纯白的,很大的空间,自己正坐在为儿童特意增高的椅子上,对着大人们喝茶聊天用的那种小桌,对面的椅子是空的。

处于小学阶段的小孩对这个第一次遇到的场景并不感到害怕,只是晃动着双腿兴致勃勃地打量起了几乎没有装饰的环境,毫无顾忌,好像什么都可以变成他的玩具。

眨眼的功夫,一个人影从几乎是无限延伸的空间边缘现出身形,看见并不安分地坐在儿童椅上的张佳乐,吸引注意一般挥了挥手。等小小的张佳乐再一次回过神来时,那个人已经坐在了茶桌对面,手托下巴看着他,笑了。

“嘿,果真在这里。”青年笑起来很好看,太阳一般给人带来希望,年轻的面庞充满生机,一双活泼的眼睛眯着,很亲切似地看着他。

这让小张佳乐感到有一丝丝不爽,他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大人怎么都这么让人难以理解,不好玩。于是他想装出大人生气的样子,也手托下巴,无意识地皱眉嘟嘴,看着对面又熟悉又陌生的脸,椅子下的两只小脚纠结在一起。

“你是谁?这是怎么回事?”

青年模样的人终于忍不住噗嗤地笑出了声,伸手越过桌子摸了摸小孩子的头:“哈哈哈哈我小时候怎么这么可爱呢……”

张佳乐被摸得实在是受不了,除了爸爸妈妈爷爷奶奶还没有谁这么摸过他的头,他有些气愤地想拍掉青年作乱的手,脸上飘着不知是生气还是害羞的红晕,可小孩子细瘦的手臂抗衡不过青年人的坚持,只得作罢,又觉得有些不甘心:

“你到底谁啊!”底气不足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心虚。

青年这才把魔爪拿开,终于是笑过了劲,深吸一口气绷起面部神经假装严肃,说:“你好呀小朋友,我叫张佳乐。”想了想又添了一句,“今天正好十八呢。”

小孩顿时迷茫起来,又好像有点明白。他眨着眼睛,好奇的眼神里好像藏着星星,“我也叫张佳乐呀……你认识我吗?”

青年好不容易恢复的面部神经又绷不住了,咧开嘴冲着小孩摆出和煦的微笑,“当然啦,我就是十年后的你啊。”手还是没忍住,又去摸了摸毛茸茸的小脑袋。

这样啊,原来是十年后的我。小张佳乐毫不怀疑地接受了设定,顺带接受了对方揉脑袋的行为。

他仔细盯着大了自己十岁的脸瞧,被盯得有些奇怪的十八岁的张佳乐转而戳了戳他的脸蛋:“你盯着我干嘛啊?”

小孩的眼神依然直直地看进他的眼睛里,天真淳朴像瞳孔里开出的花,“我长大以后就变成你了?”

“对呀对呀。”青年还是笑着,好像一切都能让他开心起来。

“那……你现在是不是嗯……”小孩绞尽脑汁想回忆起老师刚刚告诉过他们的那些很厉害的,可以被写进作文“我的理想”里面的职业,“是宇航员吗?”

青年又笑了起来,摇着头道:“不是。”

这个未来的我怎么这么奇怪呢,小张佳乐想,看什么都想笑,真是奇怪。

“那……科学家?”

“不是啦。”

“医生?”

“没有没有。”

“那个叫什么……大明星?”

“怎么可能嘛!”

小张佳乐生气了,“我以后怎么什么都不是啊!”瞪着青年的眼神里都有了责怪的意味。

十八岁的张佳乐却一点都不生气,他捧着小孩的脸,说:“那你现在希望未来是什么呢?”

小朋友嘟着嘴愤愤地别过头不想理他,但有点过意不去,丢出几个字当作回应:“飞行员。”

青年又笑,非常开心地揉了揉小孩的脸,八岁的张佳乐看见对方眼里闪着耀眼的火光,虽然那时的他并不太能读懂别人眼神里的意味,但这双眼睛实在有太强的感染力。

他听见青年问:“那你知道我为什么现在不想当飞行员了吗?”

那一瞬间,八岁的张佳乐觉得自己第一次见到这么自信的,斗志昂扬的,发自内心的快乐笑容。

原来未来的自己这么帅啊,他偷偷想,自己也不由自主地跟着笑起来。

那人比着枪的手势,在茫茫的梦境中留下了让他后来也记忆犹新的话。

“我找到了想一生追求的荣耀。”

长大的自己还真是奇怪,这么爱笑呢。小孩看着青年的身影渐渐消失,没什么理由地挥了挥手算是作别。

 

-TBC-

有朝一日能打上TBC真的好欣慰23333虽然只是上下两篇

乐粉的脑洞挡不住!

 

评论
热度(2)

© 浅叙悲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