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物存放地
感谢各位厚爱,填坑中
免鉴定乐吹乐苏,cp杂食什么都有可能

[冲田组] 刺猬 (中)

写在前面:

第一次写冲田组,刀男也是国服刚刚入坑,如有什么ooc请多包容

本质上是清水,女审神者打酱油注意

非常欢迎评论交流!


前文走  (上)

==============================


7.

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的关系算不上有多好。

他们不会像堀川国广和和泉守兼定那样明显的互相依靠,也不会像粟田口家的短刀们那样每天其乐融融地一起玩闹,思念着还没来到本丸的一期一振。

大和守安定有时候还挺讨人厌的,加州清光靠坐在门边暗暗想。

冬日景趣的暖阳不刺眼,却温和到令人昏昏欲睡,今日没有出阵的任务,内番手合也完成得出色,他只好闲在这里虚度光阴,思绪也时断时续。

如果要列举大和守安定让人不爽的地方,加州清光能不重样的说上一天。比如睡觉的时候会说梦话,脏衣服堆成山也不去洗,明明长得挺好看却嫌弃打扮,总喜欢打扰自己睡午觉……一点一点的罪状累积起来,可以说是十分恶劣的室友了。

现在回想的话,曾经在总司身边的时候他们也经常不对付。付丧神本身是没什么感情的,但刀剑之间互相竞争的意味,如果以人类的思维来考量的话,说是互相看不顺眼也没什么不对。

甚至,加州清光觉得,自己在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也并没有那么想念大和守安定。

雪后的本丸实在是安静了些,何况是令人松懈的下午,大概日常吵闹的短刀们今天是被主上安排着上战场涨经验去了,加州清光闭上了眼,企图在这美好的天光里打个盹。

因陷入沉睡而过于安逸的意识并没有因为脚步声而惊醒,等他因为冰冷的刺激而浑身一颤,睁开眼看到自己睡前都在嫌弃的脸时,已经为时已晚。

少年湖蓝色的眼瞳满是促狭的笑意,对方因为握过雪而冰凉潮湿的手正贴在自己的脸颊上。

“加州清光起床啦!”

加州清光瞬间精神,爬起来冲向已经跑远的大和守安定,也不管什么形象不形象的了,一心只有抓住对方揍一顿报仇。

开始还只是普通的追逐,直到清光看见对方白色的围巾和蓬松的马尾消失在走廊的拐角处,冲过去转过弯又被对方扔来的雪球当头砸中,一气之下跳进雪地里和大和守安定用雪球大战三百回合,也不顾雪水的冰冷和没穿草鞋的脚,整个气氛上升到了手合一般的激烈战斗。

午后的睡意倒是完全被驱除了呢。

身体因为剧烈运动而出汗,燥热让两人感觉不到寒冷,纷纷躺顺势躺倒在雪地上大喘着气。就算是躺着也没忘记用手和脚推搡,势必要争夺对方的地盘。

两个人就像是小孩子一样谁也不服谁,奈何互相之间的了解太过深刻,行为反应又太过相似,以至于完全精疲力竭的时候仍然没分出胜负,只好悻悻放弃挣扎并肩躺着回归平静。

加州清光忍不住偏头望向大和守安定,对方蓬松的马尾和刘海如今因为汗水和融化的雪而粘在一起,几缕碎发贴在额头上,过度运动导致脸颊呈绯红色,大口呼吸喘出的气凝结成白色的雾,整个人都充满生气。

看安定吃瘪似的拨开额头湿漉漉的头发,清光在心里腹诽这副模样活像只落水的小动物,而后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逗到,扑哧笑出了声,却因为气息不匀而剧烈咳嗽起来。

也不知是因为咳嗽声还是笑声,大和守安定偏过头来看加州清光,对方少见的“不可爱”的窘相让安定也不自觉地笑起来。他及其自然地探出靠近清光那侧的手,替仍在咳嗽的人理了理辫子,又顺势安抚似的拍拍肩膀。

即使是冬日的景趣,本丸的天空仍然是澄澈的蓝色,甚至于一片云都没有。由审神者灵力凝聚的这片空间,景致与真实的时空相比没什么差别。

几百年来现世的天空也仍和幕末时期的颜色别无二致,无论冬夏。

加州清光喘匀了气,在气氛再次陷入平静之前开口,嗓音有点干涩。

“那个人在冬天也会这样玩雪呢。”

“嗯。”

大和守安定平淡地应了下来。

加州清光在只有他们两人的时候很少说出那个名字,而是以“他”,“那个人”这样代称,不过安定自然知道他指的是谁。

“冲田君他,有时候真的很像个小孩子呢。”

雪已经浸湿了里衣,但两个人仍躺在原地不想动。

加州清光这时候才觉得,大和守安定那些讨人厌的毛病都还在可以忍受着不向主上申请更换房间的范围。

至少他是唯一能和自己一起怀念那个人的存在。

 

8.

阿嚏!

也不知是谁先打了第一个喷嚏,等反应过来奔回房间换干净衣服的时候,两把打刀已经双双被感冒击倒。

当天负责近侍的烛台切只好放弃休息时间,尝试用手入的办法让他们好起来。

看着两个少年样的打刀这么不省心,烛台切忍不住唠叨起来,说着今后要告诉主上禁止刀剑男士们这样因为玩雪而造成非战斗性减员,又想起短刀大户粟田口家的一期一振还没来,看来必须要主上亲自出马告诫他们才会听的吧,实在是替那位性子温和的审神者心累。

就在大和守安定听得昏昏欲睡时,药研藤四郎送来了现世据说是治疗感冒的汤剂。那两碗药的颜色和气味让他实在没什么好的联想,但碍于药研的威压和烛台切可怕的眼神只好闭着眼一口灌下。

苦涩的味道刺激得大和守安定直皱眉,看着一旁的清光也因为汤药而眉眼都纠结在一起,还没来得及嘲笑对方就被太刀和短刀一人塞了一颗水果硬糖,团进被子里丢进两人合住的屋子关上灯,说是什么睡觉可以加速恢复。

加州清光作为人类这是第一次体会生病的滋味,浑身上下都是说不出的难受,又想起来这感冒的始作俑者就躺在旁边,一时间感觉头都气得冒火,摸黑对着旁边的人就是一脚踹上去。

“笨蛋安定!!”

大和守安定闻声及时格挡住清光的攻击,却还是差点被踹的把刚喝下去的苦药从胃里翻出来。

然而他把对方伸出的脚推回原位后,却没有进行反击。已经做好防御的清光十分诧异,加州清光转过身子,强迫安定把头扭过来看着自己。

黑暗中大和守安定直直地看着加州清光的眼睛,仍然没有动作也没说话,眼神中蕴含的情绪却让清光莫名其妙觉得心慌。

“喂……你在想什么?”

大和守安定感觉冷极了,好像裹几层被子也不能保暖似的。他掀开被子伸出手,紧紧抱住眼前这个正在担忧自己的家伙,试图从清光身上汲取能够治愈风寒的温度。

清光被对方的动作吓到僵直,手脚都不知所措地杵在那里。

他们从来没有像这样肌肤相亲过。他感觉到安定的呼吸打在耳廓上,被拥着的姿势仍没有要放开的迹象。

“没什么,只是药太苦了。”

他听到大和守安定轻声呢喃着。

一瞬间清光想嘲笑这个人怎么这么弱,区区汤药就能让他这样委屈。但还没出口的嘲讽硬生生被反应慢一拍的理智堵住,吞进肺腑中砸出莫名的回响。

那些他所嫉妒的,大和守安定能够陪伴那个人的岁月里,总司一定也是苦着脸喝汤药的吧。

加州清光放松身体,以同样的力度回应了大和守安定的拥抱,试图给他传递更多的热量。


-TBC-

感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12)
热度(37)

© 浅叙悲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