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物存放地
感谢各位厚爱,填坑中
免鉴定乐吹乐苏,cp杂食什么都有可能

[冲田组] 刺猬 (上)

写在前面:

第一次写冲田组,刀男也是国服刚刚入坑,如有什么ooc请多包容

本质上是清水,大概会有一点点的安清意味,女审神者打酱油注意

尝试下这种类似于短打的文风hhhh可能有下篇

非常欢迎评论交流!

==============================


1.

能够成为刀剑男子,被审神者具现化的刀灵大概分为两种——出自名家,因刀本身的精美和锋利而被世人称赞;亦或是无所谓出身,因其所有者在历史上的成就而名声大噪,成为被人铭记的所在。

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属于后者。

 

2.

作为第一把来到这座本丸的刀,加州清光在审神者的灵力下化作了人形。

这是对于付丧神来说十分新奇的体验。原本刀灵这样的存在是不能干涉物质的,加州清光握了握拳,感受到这具新鲜身体皮肤下温热的脉搏涌动,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不太习惯地在审神者面前站直身子,时隔几百年再次被唤醒的意识瞬间充盈大脑。作为付丧神时的记忆如前世般遥远,但那一幕幕过往却也清晰得像发生在昨天。

“啊——我是河源之子,加州清光。虽然不好上手,但性能还是不错的喔。”

迎着年轻女子欣喜和好奇的视线,他微笑以表达重生的感激。等离开审神者的房间,完成了任务后,加州清光恍然发现胸腔内满溢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让他无所适从。

付丧神是类似于灵的存在,没有情感也不会宣泄情绪。

他现在有了人类的躯体。

 

3.

在本丸的日子过得平淡却充实,加州清光总是有很多事情要忙,带领新来的刀熟悉这个新地方,组织部队去远征,去各个时间节点消灭时间溯行军,还要做耕田这样的粗活,再有闲下来的时间就用来打扮自己。审神者也对他很满意,经常任他为近侍。

但加州清光胸腔里自己不明白的情绪依然没有消减,温暖却酸涩。

某天汇报完战况后,审神者问起他最近的情况,清光便坦白地提出了疑问。

“清光君感受到的,大概是无处安放的思念吧。”

年轻的主人了然于胸地定下结论,安抚似的摸了摸加州清光的额发。他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想起了身在新选组时的日子,也曾有一双温暖的手,会轻柔的摩挲自己的刀身。

那个人名叫冲田总司的天才剑士已经成为了过去,成为了他现在要守护的历史。

他也想到了曾并肩作战的大和守安定,虽然池田屋之后的事情他都是在本丸才知道的。

“如果是陪伴总司走到最后的那家伙的话,应该也会来到这里吧。”

 

4.

大和守安定是在初雪的早晨来的。

那天审神者刚刚将景趣更换为冬日的雪景,加州清光便听说又有新伙伴加入,当他看到那无比熟悉的,浅葱色富士山纹的羽织时,心脏不由得猛跳了一下。

面前和自己身高相仿,眼角有颗泪痣,发型和着装都与前主人神似的少年看到他,笑了起来。

“加州清光!让你久等了。”

他感觉心中郁结已久的所谓“思念”忽然都消失了,呼吸顺畅起来,嘴上还是不饶人。

“谁等你了,别自恋好吗。”

拥抱的温度对于冰冷的刀剑来说过于烫人了些,眼睛居然不受控制地模糊起来,身体也不自觉地颤抖。

加州清光觉得人类的身体很讨厌。

 

5. 

来到本丸的第二天,大和守安定就被派去出阵江户时代的大阪。队伍中有高等级的小狐丸,太郎太刀等前辈照应,按照审神者的意思,这次的战场是为了让安定熟悉战斗方式而特地安排的,一切以安全为前提。

等加州清光率队远征回来,在战场上受了轻伤的安定已经手入完毕,回到了属于他们两人的房间。看到安定胳膊上绑的绷带纱布,清光皱起了眉。

“怎么受伤了?明明主上的意思是要把安全放在第一位,怎么能让她担心呢?”

大和守安定不好意思地笑起来,向他解释不过是轻微的伤口。海蓝色的眼瞳闪烁着光,抱歉的神情却没什么诚意。

加州清光看他那不痛不痒的反应,心里突然腾起一股无名火,冲到安定面前给他一手刀:“你是笨蛋吗!都不能好好保护自己!”

近距离看加州清光那白净好看的脸,那因为生气而泛着红晕的脸颊衬得眉眼都生动起来,倒像是个真正的人类了。大和守安定在愣神之间没来得及闪避,额头直中手刀,也不管头上的痛感,看着清光自顾自笑了起来,平静如水的眼睛也因为情绪泛起波澜。

清光看他笑得莫名其妙忍不住多唠叨了两句,起身找来指甲油,坐回大和守安定的身边,想要补齐因为远征而磨损暗淡的鲜红色,心情莫名其妙因为对方的笑容而缓和了许多。

安定顺势躺倒在榻榻米上摸着被敌人不小心划到的小臂,虽然伤痕已经随着手入而消失,痛觉却因为初次经历而仍然清晰无比。

“不过……原来人类这么脆弱啊。”原来疼痛和受伤是这样尖锐的感觉。

清光吹了吹涂好的部分,把手举到灯光下欣赏自己的可爱的杰作,轻轻嗯了一声以示赞同。

“冲田君曾经受过的痛苦,果然还是无法想象啊。”

安定看着那块曾经破损的皮肤,却莫名对那疼痛的存在甘之如饴。

 

6.

像他们这样的量产刀,本来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凝聚为付丧神的。因为被冲田总司这样的天才剑士所用,不易上手的他们成为了被珍惜的对象,成为了被人们铭记至今的刀灵。在战场上倾尽全力斩杀来敌,不仅仅是刀剑的本能,更多的是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对于主人爱护的回报。

这是他们作为刀剑,最为自豪的地方。

 “喂我说——如果在战斗中见到总司,你会怎么办?”清光将长发束成马尾,透过镜子的反射直勾勾的看着背后正在整理出阵服的大和守安定。

安定听到问题停住了动作,犹豫许久也没想好该怎么回答,海蓝色的眼睛眨了眨。

“会想帮他吧。”

对方坦白的心思让他惊讶,清光暗骂一声笨蛋,开始说教:“我们要对抗的是企图改变历史的恶灵,我们自己不能对历史有任何干涉!明白吗?”

安定听着点了点头,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加州清光其实是有些嫉妒大和守安定的。总司带他出战的时候比较多,但安定陪伴着总司走到了人生的最后。

如果我也能一直陪伴总司的话,加州清光想,直到最后我也一定是被爱着的吧。毕竟世界上能够忍受他们不易上手的特性,视他们如宝刀的,只有那位天才剑客吧。

在战场上折断是作为刀最荣耀的死亡方式。但因为冲田总司那来之不易的关爱,他更希望自己没有被抛弃在池田屋。

那样的话,大概他也会像安定一样有直白纯粹地爱着总司了。

房间里尽是凝滞沉默的气息,大和守安定思考了良久,继续说:“但冲田君他不需要我们帮忙啊。”

“嗯?”加州清光对突然的转折有些迷茫。

“我们不过是刀剑,又怎么能斩杀得了病魔呢。”那低沉的语气让清光不由得扭头看向对方的脸。

安定穿着整理完毕的样子,就像是翻版的冲田总司一样,他甚至模仿着前主人的语气和生活习惯。

但那承袭总司的温和眼神,如今满是悲伤的情绪,盯着清光的神色里掺杂着羡慕。

在那时间不算长的陪伴中,大和守安定几乎没有为前主人出剑的机会,更多时候他记忆里的总司都不是在战场上挥刀砍杀敌人,而是静静地躺在被褥中,生命力逐渐消失的模样。

而他作为一把不那么好的刀,只能眼睁睁看着爱护自己的主人被病魔吞噬,最终抱着巨大的遗憾和不甘与世长辞,无能为力。


-TBC-

感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
热度(37)

© 浅叙悲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