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物存放地
感谢各位厚爱,填坑中
免鉴定乐吹乐苏,cp杂食什么都有可能

[双花/乐平] 万物生长(三)

写在前面:

之前写第三章的时候卡文了,坑了大半年终于更新了嘿嘿嘿,和前文文风不一样也请不要嫌弃

乐平注意,不适请避雷,虽然这章看起来不那么乐平

——————————

一月份的青岛显得有点冷清,路上行人都不似夏季那般闲适,缩着肩膀哈着白气穿梭于各色建筑之间。正值饭点,张佳乐循着GPS一路平稳地开车进市区,找到一家他曾听张新杰推荐过的海鲜大排档,离霸图和孙哲平订的酒店都不远,再过一条马路就是海边。

两人都不是韩文清和张新杰那样的熟练工,没敢多点螃蟹皮皮虾这类需要动手剥壳的生鲜,但这根本不影响其他贝类鱼类所带来的味蕾上的满足。吃饭的时候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说过就忘。张佳乐有点走神,不知不觉中已经酒足饭饱,他终于一个激灵站起来,拿出钱包向孙哲平挥:“这顿我请啦,好歹算半个地主呢。”语气熟稔就像他们并非久别重逢,然后飞速跑到收银台去刷卡。

以前孙哲平懒得很,能躺着绝对不坐着,甚至还有对于宅男来说极其奇葩的午睡习惯。就算这样依然能保持身材这件事也是曾经百花战队的未解之谜。

思及此,张佳乐买单后瞥了眼靠着椅背的孙哲平,习惯性地掏出车钥匙要把人拽上车送去酒店休息,计划着等他休息好了下午随便去哪里转转,晚上到霸图旁边的小摊撸串,明天再送回机场顺便捎上一些土特产,嘱咐对方落地报平安,平常且愉快地结束这次意料之外的会面。

就像他对待叶修对待林敬言,对待每个好友一样,张佳乐下意识间想用同样的方式对待眼前的孙哲平。在机场时莫名的心跳加速就像幻觉,回过神来他依然是那个可以独自面对一切,不需要陪伴和爱情的张佳乐。

在成为恋人之前,他们曾是最好的兄弟,有什么不可呢。

张佳乐攥着老板找的一大把零钱钢镚儿回头喊孙哲平,却看见对方站在自己身后正欲拍肩。孙哲平被发现也动作毫无停顿,实在地拍了两下张佳乐的肩膀,而后下巴冲海边的方向指了指,也不必再多说什么。

张佳乐瞪大眼睛,微妙的表情一闪而过。他点点头,把车钥匙零钱一股脑塞进略浅的裤兜里。

冬天的海边清冷,但在阳光照耀下显得暖洋洋的,两人就这么伴着涨潮的海浪走了一会儿,谁都没有出声。

张佳乐有点后悔没戴围巾,他属于很怕冷的体质。以前百花的经理组织队员们过年前去哈尔滨看冰灯,之后他就表示冬天只能待在北京以南的地方,再北就算有暖气也打死不去挨冻。

就着哈出的白气搓手,以前的日子不断在脑海中闪现。大概是因为旁边这个人的原因吧,张佳乐作出推测,假装镇定地把目光放远,看着海面上小黑点一样盘旋的海鸥群。

旁边这个人没有看向他,视线随着张佳乐投向远方:“……你在霸图怎么样?”嗓音有点干涩沙哑。

这实在不该是孙哲平能说出的话,在他问出来的一瞬间张佳乐甚至因为强烈的违和感想笑,真是有失孙哲平一贯的风格。

风呼啸着沿海面吹来,夹着浪潮仿佛要将人淹没在喧闹中。

张佳乐轻咳,强忍住笑意之后条件反射想说老孙几年没见你怎么这么含蓄了,话在嗓子眼绕了个圈又被吞回肚子里,在肺腑间砸出莫名的回响。

一时间不知道是伤感还是别的情绪填充进胸腔,眼前的孙哲平让张佳乐陷入一个虚幻又真实的梦境,恍惚中就像回到了几年前,然而身处的海岸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物非人是。张佳乐仿佛孤身一人站白茫茫的迷雾间,四肢发冷找不到方向。

从那时堆积而起的情绪如同这寒风,刮得他眼睛发疼。大脑终于开始处理之前一直刻意欺骗掩盖装作忘记的事实,隐藏在心底甚至自己都没发现的裂缝在孙哲平这句话面前破功。就连张佳乐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还会感到难受。明明已经过去很久,甚至自己的最后一点心软都在昨天全部了结,但他总觉得今天,有什么东西在他们见面之后卷土重来,如同海水这涨潮的海水。

张佳乐不是百花缭乱,他和自己最好的搭档重逢了。

但孙哲平也不是落花狼藉,他比那个数字构成的影像要复杂得多,不是一句“挥别过去”所能概括。

长久的沉默后,张佳乐斟酌字句努力避开所有似乎是不能触及的字眼,他动动喉结吐出回应:“挺好。”

这两个字就像风,随着空旷阴霾的天转瞬即逝甚至有些模糊不清,颤抖的尾音让他轻皱眉头,在心里唾弃自己的瞻前顾后。从前他们可是无话不谈。

走在孙哲平身边总是让他不可抑制地去怀念,去叹息,去想那些如果,即使过去已经是很久以前。这比在网游中射杀杂念可难多了。

孙哲平没有说什么,海风喧嚣,两个人的谈话断断续续。

“都过去了啊。”张佳乐像是要忘掉什么,闭上眼睛,头却向着灰蓝阴霾的天空。难以言喻的情绪仍阻塞着喉咙,深呼吸也无法将它们吐出胸腔。

而孙哲平又何尝不是呢。五赛季的手伤退役曾是他整个职业生涯的句号,那时候他走的那么决绝,不过是害怕自己变成张佳乐的包袱。当年最疯的狂剑士,在自己最亲密的搭档和恋人面前也曾是那样的不洒脱。如今他们各自复出,与百花和那段肆意挥洒的青春再无关系。只能说命运弄人,或者是两个人太过相似。

“是啊,都过去了。”孙哲平侧过身,仔细端详张佳乐仰着的脸。那双时而有神时而忧郁的眼睛正闭着,浓密的眉毛和光洁的额头与记忆中没什么分别。仅仅几年,时间并没有在他曾经的搭档身上留下明显的痕迹,但他总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

烙印在脑海里的有关张佳乐的一切,和如今这个真实的人相较,他竟然一时分不清到底哪个是现实。或者说,现在脚踏的沙滩和身旁那张无比熟悉的脸就像是在做梦,泛着不真实的味道。

孙哲平伸出双臂,抱住了那个显得孤独的身影。这是一个单纯的,重逢的拥抱。但是孙哲平仍然像条件反射似的把张佳乐拥得很紧,好像在担心他面前的这个人突然消失,化作一团泡影。

张佳乐被突如其来的温暖惊到大睁双眼,却在闻到对方身上令人安心的气息后,放松一直僵硬的身体,伸出双手搂上了孙哲平的腰和后背,把头靠在熟悉的肩膀上。

涨潮的海水依旧冲刷着荒凉的沙滩,越来越靠近岸边两个重叠的身影。

 

-TBC-

感觉这章的文风和前两章完全不一样,sad

从去年老孙生贺开始写,都快写到今年的817了喂233333

评论
热度(20)

© 浅叙悲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