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物存放地
感谢各位厚爱,填坑中
免鉴定乐吹乐苏,cp杂食什么都有可能

[双花/乐平] 万物生长(二)

写在前面:

乐平倾向,注意避雷。引用部分为原作全职高手

 

好事者总是能给这两个人起伏坎坷的境遇编造出各种说法各种推测,更有甚者,尤其是腐女这类群体,遇到双花这样经历传奇的搭档总是能分分钟脑补出几万字的年度狗血大戏。就连那些和他们关系不算太亲密的爱八卦的职业选手,也对两人在第五赛季之后的种种有说不完的猜测。

孙哲平不在乎这些,他也从来不会主动去提。

和大众普遍猜测不一样,其实张佳乐和孙哲平之间不是什么再也不联系,也不是重修旧好,更不是什么狗血的反目成仇。

两个人的再相见,始于那场被百花谷成员深深牢记的公会混战。

在那被无数人口耳相传的混战里,于锋成功确立百花新王牌的地位,张佳乐彻底挥别过去,繁花血景终成绝响。

 

像之前朝百花谷公会举枪一样,张佳乐的浅花迷人抬起右手,一枪,准确射向战场另一端的再睡一夏。


 

看到浅花迷人射来的子弹,孙哲平操纵再睡一夏转过视角,浅花迷人的系统脸上仿佛显现出洒脱张扬的笑容。

这让他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的西部荒野,那会儿他们还不是搭档。

孙哲平对着电脑轻笑,手里操作再睡一夏朝霸气雄图的方向使出一记倒斩,然后转身开着狂暴和义斩公会的回合,冲入另一边的战场。

自从退役分手他就决定再也不回头。刻意无视职业联赛的所有消息和胜负,他相信自己哪怕是在街上遇见张佳乐也能装作路人安静离开。这样是很残酷,很冷血,但再相见会是怎样狼狈的场景他不敢想。张佳乐也和他一样,互相保持着不再联络的默契,一个人在职业联赛里拼杀,甚至也没再试图寻找孙哲平的踪迹。

相见不如怀念。

孙哲平操纵再睡一夏和义斩公会回合,同时调出系统面板给浅花迷人发送好友消息,却收到秒拒的系统通知。浅花迷人关闭了好友功能,他只能耸耸肩继续帮公会斩倒对面中草堂的普通玩家,想着等打完再说。

混战结束退出游戏,一直挂着隐身的QQ显示有系统消息。这个号是在决定加入义斩之后注册的新号,好友只有楼冠宁等准队友和叶修,参与的群也只有义斩战队群,系统消息实属少见。

[百花缭乱]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孙哲平愣了一秒就明白过来,点确认后先给叶修发去一条消息。

 

再睡一夏 21:46:23

老叶你可真行

 

君莫笑 21:46:35

·哥这是在给你们创造机会,好好珍惜啊

·总得再见面的

 

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所共同创造的荣耀结束了,属于繁花血景的传奇不会再重演,但孙哲平和张佳乐的故事还要继续。

孙哲平点开百花缭乱的对话框,心里吐槽张佳乐这个用了八百年的头像还是和以前一样丑,也不知道这人的品味为什么总是难以捉摸。

他看着对方小学生涂鸦一般的五瓣花头像,轻敲键盘输入文字。

 

再睡一夏 21:47:57

 

以张佳乐的脾气,孙哲平猜测他会收到大段的文字攻击,于是右手撑下巴,左手指尖轻磕键盘,盯着[对方正在输入中...]的提示等待回信。

 

百花缭乱 21:48:46

你去义斩了?

 

再睡一夏 21:48:59

·嗯

·这赛季帮老叶打挑战赛

 

孙哲平对于张佳乐不同寻常的冷静有些吃惊,但却瞬间明白,他们已经三年没见,这点变化大概算不上什么。人总是会变的。

 

百花缭乱 21:49:14

·帮叶秋?!!

·老孙你这是什么心态我怎么不太懂

 

再睡一夏 21:49:45

·打嘉世嘛,顺便报报仇

·还有,是叶修

·不是叶秋了

 

这回轮到张佳乐吃惊了,他对着电脑一脸无法理解,旁边林敬言看见他神情诡异,本着好队友就该互相帮助的原则投来探寻的目光。可张佳乐只是拍了拍好人林敬言的肩膀,起身跟公会部的蒋游知会一声后,抓起手机走出机房,连对话框都没来得及关。

走出来他就后悔了,想给人打电话是没问题,可这号码上哪要去呢?叶秋没有手机,义斩队长楼冠宁他又不熟,孙哲平以前的号码早就被他留在之前坏掉的旧手机里,何况以那人的性格大概手机号也是新的,张佳乐无语,正准备打开手机QQ再鞭策一下不要脸的叶秋哦不叶修,拿起手机的瞬间看见陌生号码正在屏幕上闪啊闪。

“这人谁啊……”张佳乐嘟囔着怎么有人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进来,顺手接通放在耳边。

“张佳乐。”他听见对方叫他的名字,声音陌生又熟悉。

是孙哲平。

机房里林敬言看见外面张佳乐五味杂陈的表情不知是要哭还是要笑,侧过身子瞟到百花缭乱的聊天记录,顺手替他给叶修回消息。

 

百花缭乱 21:51:03

谢了啊老叶

 

几天之后,张佳乐站在青岛机场到达口的玻璃门外,对着外面灿烂的天光和来去的飞机发呆。墨镜下的天是灰蓝色的,他不时掏出手机看眼时间,然后犹犹豫豫地放回兜里,好像怎么着都挺别扭。

以前他都是这样接机的,把车停在落客区的路边,就近在附近的哪个出口等着,人来了就直接上车走,方便得很。

张佳乐干等着无聊极了,用脚踩住路边不知道谁扔下的芬达易拉罐,腿上用劲想一脚踩扁它。谁料里面还有些残留的橙子汽水,张佳乐用力过猛,鞋背和裤腿就这么被溅上了橙黄色的碳酸饮料。

孙哲平出来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张佳乐踩着易拉罐装逼失败的样子,直接笑出声来。

张佳乐立马转头看见孙哲平,翻遍自己的身上没有带纸巾,只能悻悻地走过去,最后实在忍不住,和孙哲平一起笑出声来。

笑完了直起身子,两个人才发觉彼此之间的距离有些太近,好像一个倾身就能吻上对方的唇。

“……”

“……”

感受到孙哲平的气息,张佳乐看着眼前人,还是扎手的寸头,凌厉帅气的眉眼和记忆里并没有什么分别,宽肩窄腰的身材依然让人心痒痒的。

去他娘的岁月时光,去他娘的久别重逢。张佳乐任性地想,他看起来还是这么好。

他动动嘴唇想说什么,却什么都没能说出来。孙哲平也少见地摆出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机场人来人往,只有这两个人好像静止了似的无言看着对方,和周围世界隔开来。

远处协警的喊叫声打破诡异的暧昧气氛,提醒他再不走车就要被贴条罚款。这是他找韩文清临时借来的车,要是被贴罚单那后果有些严重。张佳乐如梦初醒般摸摸鼻梁,轻咳一声掩饰尴尬:

“走吧,上车再说。”

孙哲平记得,这是张佳乐只有在紧张心虚时才会有的小动作。他耸耸肩跟在后面,坐上韩文清的奔驰轿跑。

 

-TBC-

感谢你读到这里。

老叶真是好助攻

谁能告诉我怎么加音乐链接做BGM啊……

 

评论(5)
热度(39)

© 浅叙悲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