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物存放地
感谢各位厚爱,填坑中
免鉴定乐吹乐苏,cp杂食什么都有可能

[世邀赛] 苏沐橙——山回路转不见君

写在前面:

邀请赛系列段子第二篇,依然没到正题上233333

伞哥老叶出没,粮食向

 

久违的阳光温暖着杭州市区里最肃穆静谧的地方,树林刚刚从晨曦中醒来,隐约间能听到虫鸣鸟叫,在空旷无人的山上回响。蝉放轻了声音吟唱,生怕打扰这片墓园应有的宁静氛围。

轻风拂过苏沐橙的头发,她随手将碎发拢在耳后,站定在墓碑前。

“哥哥,我来看你了。”

曾经青涩的脸庞渐渐成熟,沉淀出的韵味使苏沐橙更加迷人。她只是淡淡地笑,弯起不加粉饰的唇角,怀念的眼神盛着温情。

墓碑经过十年的风雨已经有些破旧,她蹲下身将周围打扫干净,而后放上一束带着水珠的白色马蹄莲,任由清香在风中飘散。

风吹起她的裙摆,在阳光下柔和得像一幅油画。

 

那时候三个人住在一间破败的出租屋里,好不容易搞来两台配置不高的二手电脑,荣耀的征程就此开始。每天叶修苏沐秋需要操心的就是妹妹的生活学习和荣耀的游戏装备,简单纯粹却让人充满希望。

那段日子现在回忆起也是闪闪发光的。苏沐橙从小就受苦惯了,生活拮据条件简陋,这些都和更小的时候无差,但是偏偏那段时间,那个叫作荣耀的网游燃起了所有人的期待。

有天晚上她提前写完作业,搬着板凳坐在电脑边看两个哥哥组队打荣耀竞技场。叶修哥的屏幕里有秋木苏出招凌厉,哥哥电脑里的一叶之秋耀武扬威。看着两个由自己起名的角色势如破竹地打倒了面前别的玩家,自己心里也生出一种莫名的快意,就好像这轮漂亮的击杀有自己一份功劳似的。

两人打普通玩家就像削白菜一样,苏沐秋悠闲地腾出手帮苏沐橙顺刘海,说:“沐橙作业写完了?”

苏沐橙乖巧地点点头,两肘作枕就要趴在电脑桌上,却被一旁的叶修拦住:“诶诶,小孩子不要离电脑这么近,眼睛会坏的!”

“没错没错,近距离看电脑容易得近视,沐橙小心点吧。”苏沐秋附和着。

叶修哥也没比我大几岁啊,还有哥哥,不都还是小孩子嘛。

苏沐橙撅起嘴在心里反驳,却还是听了哥哥们的话把凳子搬远一点后乖乖坐下继续围观。看了一会儿又耐不住寂寞,转头问叶修和苏沐秋:“荣耀好玩吗?”

屏幕里光影闪烁,就好像是通往异世界的入口,让人忍不住想冒险。

他们关于荣耀究竟有多有趣这个问题的回答如今在苏沐橙的脑海里已经模糊不清,印象深刻的只有叶修如总结陈词一般的那句话。

那时候叶修笑着对她说,它会是最最牛逼的游戏。

“会有多厉害呢?”后来苏沐橙这么问道。

“它会让全国的游戏高手集结到一起互相拼杀,它会代表着全国最强的荣耀。”叶修语气确信。

苏沐秋接着叶修的话说:“更重要的是,到了那时候,咱们三个人就可以有足够的钱过上更幸福的生活。

“也说不定在很久之后,荣耀会厉害到能够代表全世界电子竞技的巅峰。”

苏沐橙至今都记得他哥哥那时眼里的憧憬和希望,就像黑夜里的星斗,是磨灭不去的光。

 

晨风拂过裙摆和发丝,带着青草泥土的湿气让她回过神来。她蹲下身,轻轻抚摸少年的照片,如那个少年一般温和地笑着,眼底浅淡的悲伤随着风已经飘散远去。

曾幻想过的美好未来就在眼前啊,哥哥。

就这么安静地,她闻着墓碑前那束马蹄莲清甜的花香,时光都仿佛被拉长变慢,天地间只有这方寸的墓室和苏沐橙一个人,鸟语花香,蝉鸣悠夏。

也许是过了很久,她说:

“我今天是来道别的。

“当年你和叶修哥算的真准呢,荣耀世界邀请赛,代表世界荣耀巅峰的赛事终于来了。”

她手指微微握着白色的裙边,笑容依旧。

“我是队员,叶修哥是领队,我们都会很努力地去比赛。与我们同伴的还有十二位现在实力最强的职业选手,我相信我们能赢!

“叶修哥已经先到北京竞技总局去了,抽不开身,不然他肯定也想回来看看你,亲自和你道别。

“这是我第一回出国呢,苏黎世在地球的另一端,不要太想我啊。嘿嘿,第一次会离你这么远,我也有些紧张,不过你就好好看着我们拿冠军吧!”

苏沐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想起什么似的笑出来。

“哥,我很喜欢荣耀,荣耀很好玩。”

但她有句藏在心里的话问不出口。

临走的时候苏沐橙回过头又一次仔仔细细看了遍墓室,手心攥出汗的粘腻感让她有些紧张不安。山里无风的树林过于安静了,仿佛在等待她说些什么。

“如果你还在……算了。”她很小声地喃喃道,而后咬唇不语。

害怕这个问题问出来会忍不住鼻酸惋惜,她不想将这些过于浓稠粘腻的情绪传达给自己的哥哥。苏沐橙试图通过深呼吸把心里悲伤的情绪排出来,即使这样依然是带着灿烂的微笑,挥手道别,转身走出墓园。

公墓门口方锐正靠着出租车的车门发呆,见到人出来什么都没说,只是笑着让她上车,跟司机说好去机场。

苏沐橙向车窗外看去,墓园阳光柔和,树木繁荫。

等我们拿冠军回来,她对着那个方向默念。

司机踩下油门,车飞驰而去。

 

-END-

感谢你看到这里。

继续求评论!希望这篇里的伞哥不是那么悲

评论(2)
热度(11)

© 浅叙悲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