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物存放地
感谢各位厚爱,填坑中
免鉴定乐吹乐苏,cp杂食什么都有可能

[黄少天生贺] 日向晚

写在前面:

原著向无cp,希望没有过于OOC

送给蓝雨的小太阳,生日快乐!

昨天没能写完所以愧疚地晚了一天

 

 

黄少天漫步在G市熙熙攘攘的街道上。

傍晚夜空难得放晴,大片的云团在夕阳余晖中如火烧一般,烈烈燃烧的气息和久违蓝天形成的画面却让人莫名觉得温暖。刚下完雨的水汽和着青草的味道,恍惚间像初秋的故乡。

他双手插兜,在蓝雨俱乐部周围闲逛,路边的摊贩正在为即将开始的夜生活做准备,谁都不会去在意这样一个落单的少年。逐渐热闹起来的街两旁就像和少年无关一样,他也只是直直地走,略微低头看着前方的路,不声不响的。

和留给给同伴或者长辈的印象完全不同,黄少天一个人的时候总是很安静,大脑像是在放空,让人看不出来究竟在想什么,连面部表情都很吝啬。这个秘密还从来没被别人发现过,只有他自己知道。

十六岁……今年的生日还得是自己过吧?匡威板鞋踩进浅浅的水洼里,带起一阵镜光破碎的涟漪,倒映出的晚霞像是没有实感的光影。他忽地驻足,就这么仰头看缤纷的蓝天,视线却没有焦点。而后重重地将空气从肺腔里吐出来,在将要淹没他的灯火阑珊中,下定决心似的迈开步子跑回俱乐部宿舍。

日子都是这么过的,早该习惯了,他如此安慰自己。

市井喧闹从耳边远去,只能听见伴着泥泞的脚步声和越来越快得心跳,黄少天在俱乐部旁边的游戏周边店前急刹车。后方的路人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骂骂咧咧,他带着抱歉的笑连声说对不起,确认没事之后向路人挥手告别,推门进店。

这是荣耀职业联盟刚起步的第一年,即使是战队俱乐部周围的游戏店也没有被荣耀周边全部占据,但还是由于它超高的人气掠去了一半的地盘,游戏角色的手办海报琳琅满目。当然,不能少的还有蓝雨官方制作的系列周边,一进门就能看见威风凛凛的索克萨尔。

“后生仔,又来逛啦?”店主是个江南来做生意的青年男子,粤语和南方口音混杂在一起,他自己讲着倒没觉得有什么不舒服。

“大哥哥不要总叫我后生仔嘛,我叫黄少天,黄色的黄,年少的少,天空的天。我总来你这里玩你总会记不得我的名字,以后我不敢来了怎么办!”黄少天操着一口非常标准的普通话,语速有点快地叨叨着。他和这店主也算是半个熟人,总是会过来看看最新出的周边,他现在训练用的小号都是从这里买的。

“好好好我记住我记住,黄少天小朋友,看中什么了?”店主其实对黄少天和蓝雨青训营的小朋友们都有或深或浅的印象,就是总把他们的名字弄混,之后就不敢乱喊了。

“也不要叫我小朋友嘛,我已经十六岁了,至少能算是青少年吧?早就脱离小朋友的队伍了对不对!诶大哥哥,你家有没有比较帅的荣耀剑客手办啊?你知道的,我玩的就是剑客所以特别想买一个帅帅帅的手办带回家,要是能有和夜雨声烦长得像的就更好了。”黄少天在琳琅满目的荣耀周边展位里转来转去,这摸摸那看看,转到蓝雨周边专区的时候还多看了两眼举着死亡之手作大招吟唱状的索克萨尔。这让他想起刚被拐来训练营的时候他魏老大送的初版手办,那时的银装还没有现在这个身上的好看,做工也没这么细致,但那是黄少天收到的为数不多的珍贵礼物之一。经常转学的经历让深刻的羁绊对于他来说弥足珍贵。

“你放心,明年你和蓝雨签约的时候我绝对第一个进夜雨声烦的周边!”店主也走过来,在货架下面的抽屉里把所有剑客造型的手办都拿出来摆在空地上让黄少天挑。

黄少天蹲下来仔细瞧,嘴里念念叨叨还不忘和店主聊天,在腿完全蹲麻之后终于做好选择,拿在手里没怎么砍价就爽快地交了钱。

那是一款墨蓝色满级橙字套装的剑客,头饰发带和夜雨声烦正在用的那件形状很相似,剑客做着拔刀斩的起手式,仿佛能感受到周遭凌厉的杀气。唯一遗憾的是它手中的光剑和蓝雨正在为黄少天打造的冰雨形状完全不同,但这并不会影响他此刻的好心情。

“谢谢啦大哥哥,明年进货的时候跟我说一声,我还可以帮你来做签名呢!看在咱俩这么长时间的交情上签名就算是义务劳动啦不用谢谢我,祝你生意兴隆!”黄少天笑着和店主告别,转身抱着打包好的纸箱融入夜色之中。

训练营学员和职业选手的宿舍只是上下层的差别,黄少天低头迈进宿舍楼,没有注意到自己宿舍房间暖橘色的灯光大亮,映着好几个人影不知道在密谋什么。

他熟门熟路走到自己宿舍门口,单手从屁股兜里摸出一串钥匙开门,却在钥匙插进门孔之后极敏锐的松开手往后跳了两步。

门根本没有锁,插进钥匙时推开的门缝里还能看见灯光。

这不科学啊!我走之前明明确认已经关灯锁门,这是进贼了还是怎么回事!!!黄少天的脑内弹幕还没刷过几条,眼前的场景却让他惊讶地说不出话。

藏在房间里的青训营同伴听见门有动静二话不说就冲出来想给黄少天一个大大的surprise,准备泼水的小伙伴错误估计他的灵敏程度,只浇湿了门口刚才黄少天站着的位置。但大家看见寿星回来一点犹豫也没有,直接把人架回了宿舍房间。

黄少天还没从惊讶中缓过神来就被各种各样吵吵嚷嚷的声音包围了。

“黄少生日快乐呀!魏队他们给你买了大蛋糕!”

“黄少天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们等你好久啦!”

“你看我们所有人都过来给你过生日了你也不说点什么表示表示?”

“诶诶诶说点什么就算了,赶紧的,点蜡烛许愿吧!”

这是大家在给自己过生日吗?

黄少天被小伙伴们围在中央,周围的声音开始有些底气不足,怕是惊喜吓到了他。

“喂我说你们——”少年挑眉看着大家,眼角是藏不住的喜悦和感动,“不要这么吵啦,都不能给我一点个人时间感动一下下吗?”

少年们楞了一下,而后一拥而上,笑着叫着把黄少天拉到蛋糕旁坐下。

魏琛没理这帮玩闹的小孩,举着打火机点蜡烛,嘴里不甘寂寞地叼着未点燃的烟。黄少天凑过来,头上被戴了纸质生日帽,魏琛放下火机顺手揉了一把他的头发:“生日快乐,少天。”

“谢谢魏老大!”黄少天笑着顺手摘了魏琛的烟,环顾房间里的每一位,青训营里认识的朋友,战队有空闲的职业选手,甚至和自己有点不对付的喻文州也送来的了祝福。

胸腔里满溢着莫名的情绪,有很多话想对大家说,有很多心情想要表达,张嘴却是少有的犹豫,这对于黄少天来说是很少见的事情。他假装咳了咳,准备发表一下感言。

谢谢两个字刚出口他就被按坐在蛋糕前,周围继续是吵吵闹闹。

“黄少咱们话不多说先许愿吧!”

“对呀对呀许完愿分完蛋糕想说啥说啥,我们不拦着你,队长还说今天晚上放假大家随便玩!”

“小鬼,许一个愿吧!”

“快许愿,快许愿啊!”

在伙伴们的连声催促下,他坐直了身体,对着十六根蜡烛双手合十,闭上眼睛。

有很多愿望想要实现,但生日只能许下一个愿望,他没有犹豫。

浮现在眼前的是自己曾构想过很多次的画面,夜雨声烦成功阻挡了对手针对索克萨尔的打断技能,索克萨尔在夜雨声烦的掩护下成功吟唱控制技,完成对战局的掌控!他们会最终打倒所有对手,捧起属于蓝雨的冠军奖杯。

什么嘉世,百花,霸图,皇风,统统不在话下,蓝雨一定能成为宇宙第一战队!

少年在心里如此许下愿望,暖黄的烛光映在尚未成熟的脸颊上,难以掩饰的笑意仿佛在说这个愿望简单到触手可及。

 

-END-

感谢你读到这里。

其实黄少性格上是掺杂了一些私设的,发现了的别打我就好///

世邀赛苏沐橙篇正在写,lo上七月份什么都没更真是罪过QwQ

评论(2)
热度(12)

© 浅叙悲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