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物存放地
感谢各位厚爱,填坑中
免鉴定乐吹乐苏,cp杂食什么都有可能

[张佳乐] 适应

写在前面:

又是个一发完结的小段子,梗来自生活,不会起标题是我的错……

张佳乐中心微双花,有些虐,OOC有,注意避雷。

 

1.

“喂?妈,我这个夏休不回去了。”

“嗯……这边的事实在是太多,忙不过来。”

“好,到那边打比赛的时候去看看你们。”

“爸还好吧?”

“你自己也保重身体吧。”

“我先挂了,拜拜。”

张佳乐放下手机长吁一口气,下意识地用指腹蹭了蹭手机后壳,不平整的触感让他微微皱眉。

摸索许久之后终于是回过神来一般举起手机,布满大大小小划痕的后壳上一个醒目的金属字“繁”摇摇欲坠。张佳乐颇有些不耐烦地抚平字的边缘不想让它就此脱落,然而蹭动间字掉下来,他也只是愣愣地看着,没去碰狰狞的残留胶痕,也没去管掉在地毯缝里不见踪影的字。

真应景,张佳乐想。

他闭上眼睛,牵动嘴角露出一个有点难看的苦涩笑容。

 

2.

时值第三赛季的冬休期,K市四季如春并不冷,开着空调的百花体育馆纪念品店迎来了两位以蹭暖风为由进来溜达参观的大神。

“诶,老孙。”张佳乐用手肘捅站在旁边的孙哲平。

“咋?”狂剑士看着周围各种以百花战队为主的荣耀周边,应了个单字表示朕听到了。

张佳乐拿着两张小卡片戳到孙哲平脸上,“你看这个!有没有很酷炫!”

孙哲平这才拿过刚才差点糊在自己脸上的金属贴,上面四个行书大字“繁花血景”,设计得连断有致相当酷炫,甚有荣耀第一的豪气。没等他应声,张佳乐又跳回他面前毫不客气地拿走一张,飚起职业手速贴在了自己的手机后壳的右下处,又毫无阻碍地从孙哲平的裤兜里顺出他的手机,不由分说再次爆了手速,拿着两部看起来跟情侣机一般的手机在孙哲平眼前晃,眼神明亮,灿若星辰。

“就这样了啊,不许揭!”

孙哲平有点嫌弃这种奇怪的犯病行为,但看着繁花血景有点帅,不忍心吐槽插刀,只好默默接过自己的手机转移话题,“你钱都没付就贴上了?”

于是张佳乐一拍脑门,转过头去跟店员商量。

店员看是大神激动得不行,只想起来讨签名,这两张金属贴顺带一张百花缭乱一张落花狼藉全都送给了两人,粉丝的好意不忍拒绝,只得被张佳乐收下放在宿舍抽屉的角落。

 

3.

张佳乐是一个比较念旧的人,东西不用到报废不忍心换,第二赛季刚出道时家里给买的手机一直用到第五赛季还是没有退休,手机本身质量挺好没什么大问题,但外形已经磨损严重,几条有些触目惊心的裂缝反而让张佳乐更舍不得扔它了。

孙哲平则向来做事崇尚简单快捷,东西不好用了再买一个就是,从不会再多想些有的没的,旧了就是旧了,该扔就要扔,留着也是累赘。

所以在第三赛季的那个让人记忆深刻的夏天,当张佳乐一不小心将后壳无比顽强的“景”字磨掉的时候,孙哲平已经换了一个新手机,而旧手机上那个繁花血景也随着手机本身被抛弃在了某个角落,大概再也不会记起。

 

4.

日子总是过得飞快,三赛季的遗憾随着夏休的苦练和新征程的开始化为了少年们一往无前的动力源头,大家情绪高涨地赢下一场又一场比赛,全队上下都深信今年的冠军会属于百花。

明天就是第一场季后赛,客场对霸图,张佳乐坐在客房的床上刷着微博,越摸越觉得手机哪里不对,翻到背面赫然发现“花”也步了去年夏休时“血”的后尘,不知不觉已经又过了一年。

他哭笑不得地展示给孙哲平看:“唉,等繁也掉了,我就连后壳一起换。”

“你这手机都破成这样了,干吗不现在直接换新的?”孙哲平对张佳乐怀旧的行为嗤之以鼻,理解不能。

“啊呀,你看我这繁花血景也贴了好几年了,换了新的我还贴这个!还去原来那个店!”张佳乐笑嘻嘻地勾住孙哲平的肩膀,顺手抓起桌上对方不知什么时候新买的手机,心思不知道又要飞到哪里去,“宵夜走起?”

“走着。”孙哲平二话不说披上外套拿好钱包,站在酒店房间门口招呼一声转身就走。

但张佳乐却愣了一秒,随即回过味来似的跟上脚步。

他察觉到刚才孙哲平微妙地绷紧了肩膀。

 

5.

真是讽刺啊,张佳乐暗想。他眼神放空望着有些吵闹的人群,正处在少有的发呆状态。

“先生?”柜台服务员小心翼翼地试图让他回过神。

“嗯?怎么了?”张佳乐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晃神,马上露出安抚式的笑容,示意服务员自己没事。

刚才在展柜前体验了一把最新科技,他不得不感叹技术更新换代是如此之快,之前那部手机跟这些新型号根本不能比。

“您换手机?”

“对,”他理所当然似地点头,“就拿最新款吧。”

回到宿舍窝在沙发里,张佳乐举着新买的手机做初始设定。

总觉得这手机摸起来有点奇怪?他一边戳着屏幕一边嘟囔。

因为屏太大了?还是太薄太轻了?仔细地摸一摸质感,也没什么问题啊?

翻来覆去地,他摸到了后盖的右下角。

哦我该再贴点什么。他忽然明白过来哪里违和,从沙发里爬出来翻着抽屉找当年被藏在角落里的金属贴,一张百花缭乱一张落花狼藉。

翻的时候时候手快得不行,拿到两张小卡时却顿住了。

这东西怎么没让他一起带走呢?张佳乐拈着落花狼藉打开台灯仔细瞧,字还是当年看到的那样霸气四射,甚至该有的褪色也很少。

他没出声,面无表情地换过百花缭乱四个字仔细贴在新手机的背面,把落花狼藉再次放回抽屉的角落。

 

以后啊,就只有百花缭乱了。

 

 

-END-

感谢你读到这里。

双花tag就不打了,心疼乐哥。

 

评论
热度(13)

© 浅叙悲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