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物存放地
感谢各位厚爱,填坑中
免鉴定乐吹乐苏,cp杂食什么都有可能

[双花] 初

写在前面:

原谅我是个起名废…只写得出短篇…

电影演员设定,两人最初相遇的故事,bug有,ooc有

大概真正cp向的内容比较少,说是纯友情也可以?

 

“好!大家收工!”导演助理拍了拍手,场景里趴着躺着的群众演员们马上就活了起来,僵尸围城似的呼啦啦一大群,排着队去要工钱。 

一只僵尸,不,张佳乐从末日的废墟里爬了起来,坐在被毁得差不多的马路牙子上,表情还没从僵尸的角色中缓过来,愣愣地看着逼真的,或者说是做梦一般的影城造景。

他只是无数普通群众演员中的一个——别人这么说他的时候他总会认真地看着对方的眼睛张牙舞爪地反驳:“总有一天影帝是我的!到时候你们就后悔我现在没给你们留个签名了!”气哼哼的眼睛里满是浇不灭的自信和热烈,好像里面藏着一颗永不熄灭的太阳。有时还会用戏剧性的夸张手法来表达自己的不满,因为气愤而发抖的胳膊啦,不失气势地拍桌子啦,什么样的都做过,一次做得情绪不够还要再酝酿一次,问问旁观者帅不帅,乐此不疲。别的群众演员嘲笑他傻,说你这么痴迷演戏,到头来还不就只是个群演,你口里的影帝是下辈子做的梦吧!这时候他会摆出一副“我笑他人看不穿”的神态不搭理对方,不知被嘲笑的是谁。那些人碰了一鼻子灰,自然也不再想找他茬自讨没趣。

且说来这横店的,哪个不是对自己将来的演艺事业有点期待。但被导演相中,出演主角,走向人生巅峰的人都被写进了教科书也没见教科书能增加多少厚度,在群演那数不清的人头里,又占有几万分之一的微小比例。

可是张佳乐不怕,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怕。

他打了个哈欠,缓缓地站起来伸伸胳膊扭扭腰,找人借了两张纸巾猛擦脸上厚厚的油彩,吓人的僵尸顿时变成了一个小丑似的鬼脸,脑子漫无边际地神游,下午片场的盒饭会不会有肉菜,手头还剩多少零钱,那个主演演起戏来帅得热血沸腾,下周又要找房东交租,旁边那个女配是导演硬塞进来的吧。他揉了揉脸,去领工钱。

下午的片场是一个古装剧,张佳乐的角色依然是茫茫人海中的一员,主角配角的无数背景布之一,却是十成十的认真,好像自己真的是剧组里请来的演员,而不是召之即来的龙套。

 

兵荒马乱的年代,苦的就是平民老百姓。人民怨声载道,皇帝昏庸无度,连年的庄稼欠收,政府的苛捐杂税和越来越近的熊熊战火让苦于生计的中原饥民拖家带口逃离这座不安宁的城,这正是影片的故事背景。

摄像头对准的是被贬黜到这座城池的电影主角,书生气的脸眼神放空,皱着眉站在城墙上看难民们一点一点逃离这个是非之地,身边是自己信任的随从在报告具体的情况。初冬的风不留情地刮,天空阴霾而寒冷,城里城外的树都格外早的落光了叶,萧索的空气混着乌鸦叫,嘈杂得很,也寂寥得很,却仿佛有什么在酝酿着等待爆发。

众多难民构成的背景布里,一个人裹着漏出破烂棉絮的棉衣,哆哆嗦嗦背着沉重的包袱,略显高大的身材如今已经将背躬得不能再低,天气太冷了,他不得不放下包袱向手心里呵热气。

一个穿得单薄破烂的乞丐不知道从哪里扑上来,跪在地上抓着他求:“您行行好吧,我饿了三天了……”睁大的双眼被饿得无神,抓着他衣摆的手虚弱无力地颤抖。

无奈自己也没有余粮,他流露出悲悯却无能为力的神色,看着乞丐微微摇头,发出一声轻叹,“这世道,可让人怎么活啊…”,狠了狠心没再看他,拎起包袱拄着拐杖继续蹒跚而行,虚弱无力的双腿甚至是在地上拖着。

后面被落下的乞丐饿得浑身无力直接扑在了地上,用尽全部力气手脚并用地前行,“行行好啊您……求求您了……”一只沾满了灰尘泥土的手无助地伸着,依然没有神气的眼睛大睁着,像是在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周围逃难的人群甚至有点避着他走。

就算只是万千背景布中的一点,也都是投入了万分精力和感情。

看是这场戏拍完了,导演喊了声“卡!”

现场的群演们立马炸开了锅,都活动活动筋骨跑去领盒饭,挤挤挨挨的倒像是真正的难民了。

孙哲平立马扔掉拐杖和包袱,直起身锤了锤一直弓着的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随手抹了一把脸上惨不忍睹的妆,而后捡起道具一头扎进了领盒饭的人堆里。

今天的剧组还算不错,每个人饭菜的分量都是相当足的,孙哲平较为满意的扒拉着手里的盒饭,正四处找水的时候一抬头,就看见了刚才演得特别投入的那个小乞丐。

对方脸上的妆也是脏兮兮的没擦干净,眼睛却像换了个人似的焕发着活力,正端着晚餐四处寻找可以坐下吃饭的地方。

嚯,这小子看起来挺像那么回事的啊。

孙哲平也不知道是脑子一热还是怎么的,忽地向他招了招手,指了指身边自己刚刚挪出来的位置。

“嘿,哥们儿。”

对方看见他的一瞬间眼睛亮了,几步就迈过来毫不客气地坐下,本来是想说句什么,可惜肚子先一步发出了抗议,只好对着孙哲平抱歉地笑笑,拆开盒饭就猛吃起来。

孙哲平不介意地耸耸肩,继续扒拉没吃完的饭,忘记了自己原来是想找水的。

小乞丐狼吞虎咽地搞定了盒饭,顺了顺气才开口,“下一场哪的啊?”

孙哲平随便用脏手擦了擦嘴,抬抬下巴示意了一个方位,“北边儿那个战争片,正好今天取夜景。”正巧转回头的时候对上了小乞丐的眼睛。

张佳乐发誓那曾是他并不长的二十年里见过的最坚定、最疯狂的眼神,就像只正在狩猎的豹子。那样张扬的神情,让他莫名觉得这个人和自己很相似。

小乞丐一愣,随即笑得咧开了花:“真巧,我也是。”脏兮兮的妆让他看起来有点滑稽。

孙哲平则是发自内心地笑了出声,样子有点狂。他伸出一只手,邀请的意味不能再明显。

“英雄,一起吧?”

后来宣布退出影坛的新闻发布会终于结束,张佳乐躺在车后座闭目养神,过去的一幕幕都像糊了一层迷雾,只有最初的那只手清晰无比。

如果那时没有伸手回应会怎么样?他睁开眼疲累地看着像记忆一般不断后退的街景,打了个哈欠。

而那时的小乞丐毫不犹豫地,伸出手回握了过去。

“好啊。”

彼时的张佳乐还没有时运不齐的体会,彼时的孙哲平还不知道未来的坎坷与曲折。

张佳乐看孙哲平的眼睛亮晶晶的,像是一团永不熄灭的火焰。

孙哲平不自觉得将握着对方的手又紧了几分。

“孙哲平。”他说。

“张佳乐。”他笑着回应。

 

故事才刚开始。

 

-END-

 

欢迎评论!

评论
热度(8)

© 浅叙悲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