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物存放地
感谢各位厚爱,填坑中
免鉴定乐吹乐苏,cp杂食什么都有可能

杂感1

2015.3.12 星期四

        下午走在去吃饭的路上,忽然就想起来外公外婆爷爷奶奶要回老家了,下午的飞机,觉得特别难受快哭出来了,眼眶都有点湿。感觉很奇怪,因为自从长大以后他们来或走我都没有这样心里难受过,更别提想哭。本来前两天想着在学校做活动就不送他们了,现在又特别特别想送送他们,恨不得马上打车去机场。给妈妈打电话,说六点二十的飞机,他们应该刚过安检,然后我立马就拨了过去,一个关机一个没接,老人也并不那么熟悉手机的用法。当时我眼睛都红了,就想着走之前再跟他们说说话,一句话也好,临走前一定要说一句。又向妈妈求助,电话翻来覆去地打,以前这种事都是应付着来的,一遍打完没人接就算了。可是今天就是特别特别想听他们说说话,想跟他们道个别,至少要道个别。特别难受,这种情绪就像让我回到了小时候那个爱哭的年纪,可是又不太一样,那时候觉得不想分开,现在是觉得每一秒都不该放任它流逝。每一次举起手机我脑海里映出的总是爷爷变得单薄的微驼的背影和奶奶蹒跚而缓慢的脚步,总是外婆染黑的头发下面白花花的发根和外公说自己钓到三斤多的大鱼拉不上岸。以前觉得作文里写的什么亲人的头发白了然后好多感悟什么的都可假了,当时哪那么多时间去感想。打了五六通电话,最后听到“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如今的我也终于看清了时间在自己亲人身上留下的痕迹,以及那并不遥远的将来。

        我终于学会了爱他们,只是不知道现在珍惜是否来得及。

评论
热度(2)

© 浅叙悲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