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物存放地
感谢各位厚爱,填坑中
免鉴定乐吹乐苏,cp杂食什么都有可能

[张佳乐生贺] 无题

写在前面:

张佳乐生贺第二弹!

依然自娱自乐的我,设定张佳乐家在B市北京(毕竟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家在哪)

说是无题是因为我想不出应该叫什么……

乐哥生日一整天的过程吧,时间线有一点玄幻,用的是今年的日历,讲的不知道哪年的事

排版清奇,依然粮食向,ooc有

 

2/24 8:23 am

张佳乐窝在被子里动了动,又动了动,伸手扒拉床头柜上又是发出铃声又是震动不停的手机,

心说谁啊一大早打电话还让不让人好好休息了,另一只手揉了揉还没完全睁开的眼睛,也没看是谁打来的电话就顺手接了,毫不掩饰地在电话接通之后还打了个哈欠。

“喂?”拖着长音,像只慵懒的猫。

“恭喜您参与非诚勿扰新年抽奖活动获得一等奖,请发送短信 hhhh至13823333333确认抽奖信息……”

卧槽,把人吵起来就算了,居然还是诈骗电话!

张佳乐把手机扔出窗外的心都有了。

又钻回被子里躺了半个小时愣是没睡成回笼觉,烦躁地一掀被子,得,起床吧。

迷迷糊糊站在洗漱台前顶着一头乱毛刷牙,随手解锁手机屏幕瞄了一眼,这才注意到自己的手机推送一个接着一个不停的闪闪闪,有要卡的趋势。

哦,今天是我生日。

张佳乐这才稍微清醒了一些。

然后迅速撬开手机后盖拔掉电池再重新组装好。

整个过程不超过十秒,当真是职业的手速。

然后继续刷牙。

这下没人烦我了吧,张佳乐口含牙膏沫迷迷糊糊地想。

 

9:05 am

今年真是赶巧,去年闰九月导致春节特别晚,张佳乐的生日恰恰好在春节假期的最后一天,正好回家过了春节和生日再回战队工作。

餐桌上是热腾腾的刚出锅的一大碗长寿面,家里也并不是那么讲究,就是简单的清汤挂面卧一个荷包蛋,上面还飘着两片青菜叶和葱花香菜。

“妈,做这么多中午还吃不吃饭了?”

“寿星难得能在家过生日,长寿面必须得吃完!”张母见他出来,拉了把椅子在餐桌边坐下。

“……”

并不早的早上,张佳乐和一碗面大眼瞪小眼,一边张母的眼神催促着他快些解决战斗,那架势好像要一直看着直到把面吃完才肯放心。

张佳乐心一横,好吧,不管中午聚会能有啥好吃的,母亲大人高兴就行。确实也很久没在家过生日了。

吃完张佳乐还在思考在家过生日和一大碗面的关系,揉了揉撑饱的胃进书房开电脑。

心说和外界完全没联系还真不行,于是一个手贱登陆了QQ。

他忘了自己有个好哥们叫黄少天。

 

11:14 am

等张佳乐处理完全部的消息又灌了灌水之后,他发现自己该出门了。

中午早就约好了几个联盟里的好友,本来是说晚上找个地方撸撸串叙叙旧,结果明天战队事务比较紧要,订的今晚回青岛的机票,只好把接地气的撸串改为中午聚餐。

出门前张佳乐紧了紧围巾,北京已经有了春天的迹象,但风还是刮得脸生疼,他有那么一点点后悔没戴个帽子,又转念一想大丈夫这点冻还扛不住怎么好意思,跺了两下脚出门了。

 

12:30 pm

张佳乐推门进包房的时候嘴里还在说着什么,“不好意思啊路有点堵我——”

然后就说不出话了,各种意义上的说不出。

一块蛋糕,一块奶油蛋糕从天而降砸到了他的头顶。

他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伸手摸了摸,粘粘的,又把手拿下来看了看,白白的。

他真的有点后悔没戴帽子。

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又被正面糊上了一层奶油,想说话都说不出,大脑当机只能维持当前姿势傻愣愣地站着。

好吧,有没有帽子好像没啥太大区别。

就听见耳边几个人在那嚎:“生日快乐!”

好不容易把脸抹干净了,就听见有人问,“堵车了?”

依然没太反应过来的张佳乐从善如流地点点头,后知后觉这个声音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

那人笑了,“过年是咱北京城人最少的时候,得多背啊才能碰上堵车。”

“卧槽叶修你个嘲讽脸,那是出租司机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张佳乐看清人就准备报复性地往他脸上糊刚从自己脸上抹下来的奶油,想了想觉得哪好像不太对,“你怎么在北京啊?”

“回家过年呗。”叶修发动技能闪避,躲开了张佳乐停在半空的魔爪。

“你家在北京?没听说啊。”张佳乐皱了皱眉决定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再接再厉地往叶修脸上糊。

没注意侧面孙哲平伸出一只手,张佳乐再次被糊了满脸,然后他听见孙哲平说,“晚上还要坐飞机呢,悠着点。”

“……”

靠,说的跟奶油不是你抹的似的。

我这都交了一群什么神经病朋友。张佳乐腹诽。

再一次抹干净脸上的奶油,在场看起来最正常最淡定的王杰希看向张佳乐,“前辈,最近我卜了一卦,你的运势正处在上升期,应该……”

抬手被张佳乐糊了奶油。

张佳乐体会到了报复的快感。

 

3: 14 pm

万万没想到,看似正常的聚餐变成了一群成年人像小学生一样的追跑打闹。

万万没想到,看似高冷的王杰希居然也会加入这群低龄儿童的玩耍队伍。

楼冠宁扶着额有点心累地听自家产业旗下的餐厅老板声泪俱下地控诉几位大神的恶劣行径。

在此声明,浪费是可耻的。

 

啊——生命在于运动——

张佳乐躺在出租车后座上摸着自己还没干的头发和油乎乎的脸思考人生。

没错,在一中午的运动和少食之后,他饿了。

到家再次打开电脑,果不其然QQ又被刷满了屏。

索性不看,打开了荣耀。

浅花迷人停在了一个偏僻无怪的小角落,正想着要不要问问霸气雄图会长哪有野图Boss,熟悉的提示音响了起来。

您的好友[再睡一夏]已上线。

然后是对方发来的消息:jjc2893 密码111

弹药专家欣然接受了狂剑士的邀请。

 

4:47 pm

没想到一打就是好几场根本停不下来,其间他们又拉了几个人进来,张佳乐美名其曰人多热闹,实际上是想找个由头让孙哲平有时间多休息。最后变成了别人在打他们在看热闹。

“张佳乐——”厨房里传来张母的呼喊。

张佳乐戴着耳机没听见。

正在看电视的张父走到书房,一把摘下儿子的耳机赶人,“去,帮你妈包饺子。”

张佳乐转头对着麦克:“同志们我有事先下了啊拜拜不要太想我。”

耳机里传来某个令人头疼的声音:“我去张佳乐我刚进来你怎么就走了!太不够意思了回来回来打两把再走啊喂你听见没……”

而此时张佳乐已经义无反顾地奔去了厨房。

空留张父对着耳机无语凝噎,把电脑调成了静音,准备研究研究儿子玩的荣耀。

张佳乐学着母亲的手法包饺子,馅多饱满,圆滚滚的。

母亲在一旁看着她笑,絮絮叨叨,“一会儿吃完饭又要走了啊,在那边别太累着自己。”

“嗯。”张佳乐点点头。

“和队友们搞好关系,说话不能太直,听见没?”

“听到了。”张佳乐又点点头。

“有时间多给你爸打打电话,别看他每回不到一分钟就挂断,他就那样,其实心里可想了。”

“好。”张佳乐还是点点头。

……

“房间要定期收拾,可不能太邋遢了,自己住着也难受,知道不?”

“知道了。”张佳乐依然点点头。

“哎我说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张母撂筷子。

“听着呢听着呢。”张佳乐头都快点成小鸡啄米了。

“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张母皱眉。

“妈,饺子包完了,该烧水了。”张佳乐哭笑不得,他刚才真的在认真听啊。

 

6:24 pm

坐在去机场的出租车上,张佳乐终于拿出一整天没开的手机,开始浏览一早上被自己无视的消息。

大都是生日祝贺,其中有一条来自张新杰。

张新杰:飞机会于21:24在青岛落地,我们去接你,预计21:58到达俱乐部,如果不累的话可以一起吃夜宵。

张佳乐看见信息,乐了,马上回复:不累不累,你居然提议吃夜宵?

回复来得很快。

张新杰:根据我的调查,俱乐部门口左转五百米到十字路口向右转,走三百米有一家烧烤店的品质是有保障的,夜宵控制在三个月一次并不会影响作息和状态。我会叫上韩队以及队员一起。

回复:好啊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在那边等我!

张佳乐看着事无巨细的短信内容,心说不愧是张副队。

刷了刷微博,有一串关于自己的@,大部分都是粉丝,也有凑热闹的职业选手。

张佳乐一条一条的回了过去,做自己的粉丝很辛苦吧,他想。

 

9:00 pm

飞机在平流层里平稳地航行,张佳乐的座位靠窗,透过窗正好能看到天边正在下沉的峨眉月,下方翻滚的云海被月光染得柔柔的,天空澄澈,偶尔能看见繁星点点。

此时的张佳乐戴着眼罩,头用靠枕垫着枕在舷窗边,呼吸平稳。

 

-END-

 

生日快乐!

给我心目中最棒的张佳乐。

 

感觉自己的文风在向奇怪的方向发展……其他人的tag就不打了

评论(2)
热度(4)

© 浅叙悲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