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物存放地
感谢各位厚爱,填坑中
免鉴定乐吹乐苏,cp杂食什么都有可能

[双花] Out of Time (短完)

写在前面:

第一次写全职的同人,给我的本命张佳乐,以及本命cp双花。

欢迎给我这个小透明评论呐,如果有人看的话

老年设定 失忆梗 (一个公益广告引发的脑洞)

原先是想留作乐乐生贺的不过忍不住想发

结局应该是HE?

OOC有

 

Out of Time

1.
退休之后的张佳乐随着年龄的增长记性越来越差。起初孙哲平觉得这是正常现象,毕竟都是老年人了,忘点什么可以理解。
可是张佳乐忘掉的东西逐渐增多,
许久没联系的熟人的名字,
钥匙放在了哪里,
昨天吃的什么,
甚至刚刚做过的事转身就忘了。
孙哲平带他去了医院,被医生单独叫到了诊室外,说恢复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失去的记忆再也回不来。
就像指缝中的沙,越想握紧流逝得越快。
先是些不经常发生的事,
而后是过去并不深刻的记忆,
失去的东西会越来越重要,最后甚至是人生中最激动的那个夺冠瞬间,恋人的脸,以及自己姓甚名谁都会忘得一干二净。
而他自己可能完全不知情,只当是梦醒时的恍惚,没有失落,没有不安,没有焦躁和愤怒,
记忆只是悄悄地离开。
家里被各种纸条贴满,上面写着各种电器,家具,日用品的名称和用法,张佳乐的每件衣服兜里都有一张卡片,上面写了地址和孙哲平的联系电话,防止出门时走丢,
尽管张佳乐走得最远的距离就是去买菜。

 

2.

 虽然这并不是他们的风格和习惯,但孙哲平会时常和张佳乐聊聊过去,一方面是对张佳乐的记忆刺激,另一方面是孙哲平对于现状的一种确认。
确认张佳乐还记得多少,确认他还要多久会恶化到连自己都不认识。
当然,关于过去提及最多的就是荣耀。
“大孙你还记得吗,咱们那套组合技被媒体称作繁花血景。”张佳乐靠在沙发上,岁月的力量使他的身体不再强健,只是孩子气地抬手向空中比了个枪的姿势,即使手有些无力发抖。
“记得,这名字起得真不错。”孙哲平坐在另一边沙发上削苹果,耐心地应着今天不知重复了第几次的对话。
“第三赛季那会儿,真好,就是最后败给了叶秋那个不要脸的。”张佳乐眯了眯眼睛,“那会儿我一点也不觉得遗憾,输赢是常有的事,况且我们都还年轻。”
“是啊,那会儿真好。”孙哲平削苹果的手微微停滞,他皱眉,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
张佳乐并没有理会这个,“叶秋真厉害啊,愣是连续三年拿了冠军。”
“我能在退役前最后一年拿一回已经很满足啦,也不用和叶秋那种妖孽比。”
“但我还是想和你一起拿冠军啊。”
孙哲平手突然一抖,苹果皮吧嗒一声掉进了垃圾桶,“你说叶秋?”
“是啊怎么了?”
“你还记得叶修这个人吗?”
“……这谁啊。”

 

3.

“张佳乐!”孙哲平站在防盗门外看着门里对自己表现出一脸警觉的张佳乐,提着刚买回来的早点,手心里攥出了汗,“我是孙哲平!快开门!”
张佳乐眨了眨眼睛,脸上的表情是对待陌生人的疑惑,他靠在沙发上没有动,只是嗫嚅着那个似曾相识的名字,“孙…哲平?……大孙?”,皱着眉回忆,“你是大孙?”
孙哲平手中的早点咣一声掉到了地上,手指张开又握紧,他觉得自己没有力气再握住拳头了。
热腾腾的豆浆洒了一地,溅到了他的裤脚上,他无暇顾及,只是望着张佳乐,心里期盼着他能想起点什么,什么都好。
但那是不可能的。
张佳乐没听见外面的声音一般,蹒跚着挪到书房里翻找着什么,而后又回到门前,拿着一张发旧泛黄的照片和孙哲平布满皱纹惨白的脸相比对,手颤抖着戴上老花镜,皱着眉头无比仔细地在照片和孙哲平脸上一遍又一遍地扫视,带着疑惑的神色。
那是他们在百花时的一张合照,照片上的他们还年轻张扬,相信未来有无限可能。

 

4.

再次从医院回来的路上,孙哲平拉着张佳乐顺道去周围的小超市买水果,孙哲平结完账一回头心里便是一紧。
张佳乐不见了。
橙子零钱都没来得及拿孙哲平就跑了出去,近花甲之年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了这样高运动量的负荷,只能大口地喘着气,头晕,耳鸣,反胃,四肢无力,却还是四处寻找张佳乐的身影。
人群忽然变得有些慌乱。
孙哲平寻声望去,张佳乐站在马路中央,手里提着两碗打包好的米线,面前是堪堪停下的轿车,司机把车窗摇下破口大骂,周围是飞速的车流,将张佳乐的血肉之躯包裹在中间。
血液瞬间回流,大脑嗡地一声就好像炸开的一般,头皮发麻,四肢百骸僵硬得仿佛不是自己的。孙哲平甚至已经听不清周围的声音,拼了自己一条命跨越路边的护栏冲了过去抱住张佳乐,将他安全地带回了人行道上。
汽车不过是刹车过猛撞到了旁边的护栏,他没有受伤,只是木然地站在那,好像世界与自己无关。
孙哲平闭上了眼睛,全身都没了知觉,只能感觉到心脏跳得剧烈,耳边是嘈杂的汽笛声,混着司机的咒骂和人群的骚动。
“还在就好……还在就好……”
混沌中他听见自己下意识这样念着。
不管你记不记得我,记不记得过去,还在就好。
张佳乐似是没感受到刚才的危险一般,挣脱了孙哲平继续横穿马路,被孙哲平一把拉住,“想死啊张佳乐!”
张佳乐这才感受到身边有个人,回过头来看,依然是空洞的眼神,“张佳乐?”摇了摇头继续往马路中央走去。
孙哲平抓紧他的胳膊不让他走,“你想干什么?不要命了?”说完硬是要把人往路边带,以阻止张佳乐这种近乎是自杀的横穿马路的行为。
张佳乐回过头定定地看着他,笑了,是那种天真的,纯粹的,幸福的笑,但眼神空得让孙哲平觉得他不是在看自己,孙哲平手一顿,恍惚间松开了他的胳膊。
“大孙最喜欢吃这家的米线了,我要给他带一份回去。”
说完蹒跚着径直向马路对面走去。

他忘记了很多东西,却仍然记得爱他。

-END-

 

求评论!

 

评论(7)
热度(9)

© 浅叙悲欢 | Powered by LOFTER